澳门葡萄京
个人资料
雷夫
雷夫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231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葡萄京
正文 字体大小:

鲜卑(六)

(2006-03-14 11:31:32)

5

第二天上午摄制组仍然在养殖中心拍摄,直到下午才返回市内。第三天水林没有安排拍摄工作。他要找慕容秋谈一谈。

慕容秋说:“你不来我也正要找你。”

水林以为两人想到一起去了,问道:“是关于侯立新吗?”

“是。摄制组休整一天少,最好两天或三天。我们可不能就这么傻乎乎地拍下去,广告征集也得抓紧跟上,我的资金也有限,不能总是这么往里扔啊。侯立新是拉广告的能人,这两天让他带着‘中心’的人跑一跑,拉上两笔我们再接着拍。你们走的这两天,我跟那个美籍华人老头联系上了,他正惦记着什么时候拍骑马呢,所以答应得特别痛快。这不,第一笔广告费今天已经进到‘三燕’的帐户上了。“

慕容秋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个信封,递给了水林,说:“这里是四千元,你的首期劳务费。以后你也可以参与广告征集业务,按照行规提成百分之二十。是你拉来的,就给你提。“

水林这才知道和慕容秋想得并不是一码事。他并没有马上接那个信封,说:“我这边好办,还是先用到拍摄上。主要得把我们处长答对好。“

慕容秋说:“这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不过这钱你还是先拿着,没有你这片子也拍不成,这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你要不拿就是嫌少,就是不给我慕容秋面子。

水林见慕容秋如此说,也就收下了。但他还是要把侯立新的事说明白。他问:“慕容秋,既然你把我当朋友,我也就不见外了,我问一句话,希望你能以实相告。

慕容秋说:“那当然,我听你的。“

水林问:“侯立新到底做没做过导演?他到底能否胜认?你得给我个底儿。“

看来这句话问对了,慕容秋沉吟起来。水林一心要听慕容秋的解释,所以就用眼睛看着慕容秋,等他说话。慕容秋知道无法搪塞,只好实话实说:“我们这部片子,最重要的就是广告。广告上来了,什么都没问题,广告上不来,这片子就容易搁浅。片子要是到做到半道扔下来了,于你于我都没法交待。”

水林一听,觉得有道理,说:“那倒是,可这侯立新是怎么回事?”

慕容秋说:“侯立新恰恰就是拉广告的高手,我让他参加摄制组就是要发挥他的特长。可他这人偏偏死要面子,对外人总自称是搞节目制作的,在他自己单位——市里那家有名的影视中心里,他担任的职务是专题部副主任而不是广告部的,但实质上的工作却和广告部的没什么两样。时间长了,大家谁都不去说破。这一次我聘他作导演也是面子上的,名义上的,等真正运作起来时就让简直做实际上的导演。他自己也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所以以前做过的几次导演都是挂名的。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他却认了真,想过一过真导演的瘾,弄得我也没办法。”

水林说:“不管那些,跟他谈一谈,把导演的位置让出来,还是让他从摄制组撤下来专门做广告吧。”

慕容秋一听连连摆手:“那可不行。怕是说了也白说,你让他从导演的位置退下来拉广告那就等于杀了他一样。他不会干的。”

“他要不干那就只能走人了,我们还可以省出一个人的开支。不能为了顾及他一个人的面子而影响了全盘工作。”水林一付不容商量的样子。

慕容秋还是有些为难,说:“人是我找来的,这么一谈,显得我太不讲意气了。再说,他原来是演评剧唱旦角的,声音像女人心眼也像女人,谁要是得罪了他他可是睚眦必报的。“

水林说:“你要是担心你们俩会伤和气你就往我的身上推,就说是我不同意。他要是有意见就让他找我来谈。“

慕容秋一看水林如此说,知道他是下了决心才来了,于是就不再坚持,说:“好吧,伤面子就伤面子吧,我今天就找他。“

当天晚上,慕容秋就有了回信。他打电话告诉水林,事情已经办妥当了,尤其让他欣慰的是,侯立新并没有气恼。

次日上午摄制组开了个短会,慕容秋宣布由简直兼导演、制片和场记。大家又重新研究了拍摄工作,每人对前几日的工作都发表了各自的看法。高老师和苗舒对侯立新都有一肚子的意见,说来说去碰头会快成了侯立新的批判会。几人之中,只有简直没有提侯立新一个字,只是说他当导演以后这片子应该怎么拍。水林知道,虽然他简直本人也并不欣赏侯立新,但他们毕竟还是朋友。

下一步得给美籍华人补拍骑马了。但骑马是侯立新的计划,他不在了我们就不一定非得这么拍。但慕容秋说了,骑马还得拍,因为美籍华人老头就是冲着骑马才给的赞助,而且已经跟人说好了,不拍是肯定说不过去了。最后简直拍板:骑马明天照拍不误,然后再回到厂区抓拍一些老人工作情景和车间里的镜头。

骑马的场地选在效外的一处风景点。场地虽然不大,但用于拍片还是够了。大家正在做拍摄准备,水林却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那人正是侯立新。

水林不知说什么好,侯立新却微微地笑了:“对不起,我忘了我已经不是摄制组里的人了,来了才想起来。”慕容秋低着头不作声,水林把他拉在一边,问:“怎么回事?”

慕容秋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他来电话问今天的计划,我并没多想,就告诉了他,谁想他竟自己来了!”

本来经过昨天的调整,大家情绪都很高,来的路上大家还一起唱起了歌。侯立新这一来,大家的情绪马上就象漏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但侯导的情绪却是十分

的好,仍象当初做导演时那样对老人指挥来指挥去。老人不明究里,对侯立新仍是言听计从。慕容秋几次想上前阻止,却又颇犯踌躇,怕弄得不好会让老人不舒服。中午吃饭,没人邀请侯立新,可人家楞是大大方方地跟大家一起进了饭店坐在了饭桌旁,而且还坐在老人的身边。老人的心情今天是特别的好,虽然大家的话不多,但他并没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侯立新却不管这些,信口开河,信马由缰,上天入地,无所不谈。老人喜欢热闹,见侯导如此不拘谨,反而更是高兴。

下午大家坐车回工厂。途中,水林对慕容秋说:“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不能没完没了啊。”慕容秋说:“还是晚上再说吧,要是下午让他离开,那老头会不理解的。”

好容易捱过了下午,老人又邀请大家吃饭,这回水林和慕容秋是坚决推辞了。水林晚上在电台有节目,等播完节目回到家,就马上迫不及待地给慕容秋打电话。慕容秋叹了口气,说:“已经解决了,明天他不会去了。”

慕容秋一口气说清了原委。昨天晚上慕容秋找到侯立新时,话说得挺委婉。他说导演的位置固然重要,但广告上不来这片子也没法进行下去。他让侯立新最好放弃导演工作专攻广告。侯立新一听,就猜测到可能是大家对他的导演工作并不认可,于是就说无论广告和导演他都不想做。慕容秋也就顺势同意了,但他忘记了一件事情,他没有提到怎么付侯导这两天的薪水。侯立新今天就是冲着这才开始闹起来。他与“三燕”已经签过了合同,摄制组要付他两万元作为薪水。但他认为既然是摄制组首先提到让他离开这个位置,那就算作是摄制组首先违约,所以他的两万元薪水必须照付不误,至少也要付一半,即一万元。工资不付,他还要照常上班。慕容秋被问住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水林听了,觉得很生气:“没想到他是这么个人,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能用他。付钱倒是应该的,但就干了两天半就要那么多,这不是要挟吗?”

慕容秋说:“我也生气,但没有别的办法。不同意他还会接着闹,那我们的工作就没法进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鲜卑(五)
后一篇:鲜卑(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鲜卑(五)
    后一篇 >鲜卑(七)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