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萄京
澳门葡萄京
标签:

神速姑

余庐睹姑

吐尔基山辽墓女尸

为同一人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神速姑(又称“神姑”)、余庐睹姑(简称“庐姑”)、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同一人考














 自2003年吐尔基山辽墓女尸(见图3-7、)被发掘出后,关于墓主人是谁的讨论持续了十几年。从王大方的太祖之女质古公主论;到王德恒的世宗之妹阿不里公主论;再到李宇峰、都兴智、冯恩学的太祖之妹余庐睹姑公主说;最后趋同于太祖之妹余庐睹姑公主。遗憾的是讨论依据基本上只是《辽史》太祖的一句话:“余庐睹姑于国至亲,一旦负朕,从于叛逆,未置之法而病死,此天诛也。”并依此比附吐尔基山辽墓女尸的金凤彩棺,牛角金箍,黑骨水银,硬把二人往没有任何史实依据的“诸弟之叛”上拽。结果结论苍白无力,难以自圆其说。因为《辽史》除太祖一句话外,再无一字一词涉及余庐睹姑和其丈夫萧室鲁参与叛乱的记载。

2009527日,笔者在《内蒙古通辽吐尔基山辽墓墓主人身份再考——兼与王大方先生商榷“奥姑”性质》的论文中,在史学界第一个把“神速姑”引进到讨论中来,首次提出神速姑(又称“神姑”)、余庐睹姑(简称“庐姑”)、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同一人的论点。由于民间学者人微言轻,该观点未受到重视。吐尔基山辽墓女尸墓的讨论,始终停滞在余庐睹姑这样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人物身上。

十多年过去了,笔者坚信当年提出的“神速姑(又称‘神姑’)、余庐睹姑(简称‘庐姑’)、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同一人的论点”是正确的。鉴于吐尔基山辽墓女户身份尚没有定论,笔者觉得有必要重申十一年前的观点,即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神速姑”(即耶律阿宝机亲妹妹“余庐睹姑”)本人。关于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余庐睹姑”的论述,时贤已分析得精淮透彻,笔者不再赘述。现仅就神速姑即“余庐睹姑”的信息作些补充考证。

    神速姑为辽史上最神秘人物。元编《辽史》在太祖纪,国语解,景宗纪等篇章中,有124个字关于她的信息碎片散落其间:

1、《辽史·国语解》神速姑条:神速姑,宗室人名,能知蛇语。
    2
、《辽史·国语解》龙锡金佩条:龙锡金佩,太祖从兄铎骨札以本帐下蛇鸣,命知蛇语者神速姑解之,知蛇谓穴旁树中有金,往取之,果得金,以为带,名龙锡金。
    3
、《辽史·太祖纪》诸弟之乱:剌葛遣其党寅底石引兵径趋行宫,焚其辎重、庐帐,纵兵大杀。皇后急遣蜀古鲁救之,仅得天子旗鼓而已。其党神速姑复劫西楼,焚明王楼。

4、《辽史·景宗纪》(保宁七年、975年):“五月丙戌,祭神姑。”

以上四点史载虽然简陋,但也勾勒出神速姑一些历史面貌。首先从中知道了,神速姑是皇室成员(国语解的“宗室”,特指天皇帝的直系亲属父母、子女),原名应为耶律卢姑或耶律余庐睹姑。“神速姑”、“神姑”、“速姑”应是其任太巫时的尊号。她是契丹萨满教的的精神和世俗领袖。其神力甚伟,不仅能与天神地祇沟通,还懂蛇语能与蛇交谈,所以影响力号召力极大。从她的年龄、名字速姑和阿宝机亲属名单、以及萨满多为女性等资讯推断,神速姑应是当时契丹国最高女性太巫,是阿宝机唯一的亲妹妹。《辽史•后妃传》说:“德祖宣简皇后萧氏,小字岩母斤。遥辇氏宰相剔刺之女。(生)男、女六人,太祖长子也。天显八年崩,祔德陵。”

其次知道了,神速姑的大长公主兼太巫身份,平日、死后享用高规格皇家用品,应是名实相符名正言顺。也正因为她是阿宝机的亲妹妹兼太巫的身份,阿宝机才放心地让她去导演实施天降符瑞的“梦受神诲”、 “蛇传神命”、“龙锡金佩”等一系列“天授神权”活动。神速姑的通神太巫的作用是任何人无法替代的,因此她在阿宝机建立“天朝(契丹)”过程中功劳也是无人可比的。神速姑和阿宝机心腹们哄造的她能“知蛇语”的舆论(或神话),在将阿宝机抬上皇帝宝座的同时,也将神速姑自己抬到了能直接使天、人相通的崇高地位。这既是神速姑的个人荣誉,也是神速姑的崇高权力。神速姑当时应已经成为契丹帝国通天彻地的唯一原始大巫了,她的意志已成为天的意志的直接体现,她也由此获得了无限的利益。神速姑权力膨胀的过程,说明遥撵汗国末期,摩尼教已在契丹境内传播,可原始宗教的势力仍根深蒂固,难以撼动。乃至阿宝机建国也不得不利用自己妹妹掌控的原始巫教,大造“天授皇权”的舆论。

其三知道了,“诸弟之乱”实际上是国家宗教体制变革之争,而不是什么“世选”和“世袭”之争。以阿宝机为首“腹心部”、“智囊团”为核心的改制派,要建立一个以本土化摩尼教(日月神教)为国教,政教合一的专制王朝。而以神速姑和太后诸弟为代表的一派,则主张废除日月神教,建立以萨满教为国教,政教分开的国家。神速姑和太后(阿宝机之母)参与策划了“诸弟之乱”。叛乱之所以有那么多和“世选”根本无关的皇室成员和朝廷重臣参与其中,都和极具号召力、影响力的萨满教太巫神速姑的煽动参与有关。

神速姑和诸弟对阿保机显示日月神权的“行宫”、“西楼”、“明王楼”做了彻底性的毁坏,对阿保机的统治产生了很大影响。《辽史•太祖纪》载:“民间昔有万马,今皆徒步,有国以来所未尝有。”《耶律曷鲁传》则曰:“时民更兵焚剽,日以抏敝。”《耶律海里传》则曰:“属籍比局萌觊觎,遥辇故族尤觖望……既清内乱,始置遥辇敞稳。”

神速姑之所以从一个至亲功臣,变成叛兄酋首,是与专制皇权对于一切权力的垄断,特别是在宗教权力上与神速姑的争夺分不开的。阿保机在天授神权的幌子下夺取了契丹帝位,不但获得了崇高的政权,也利用原始宗教力量的支持获得了崇高的神权。皇帝要夺取太巫的通神、代神传言的专利,两者自然誓不两立水火相争了。墓中所出土的两套银马鞍和弓箭残件,证明墓主人确实具有“复劫西楼,焚明王楼。”的能力和条件。

其四知道了,为什么“诸弟之乱”被镇压,众多贵族之家被诛戮时,在所有叛乱者名单中竟没有认的名字,从此神速姑就在《辽史》上杳无声息地消失了的原因。她被秘密处决,赐死在吐尔基山中。因为她的皇妹兼太巫的特殊身份,从维护皇室尊严和神权的神秘地位,特别看在老母亲宣简皇太后爱女的心情,神速姑死后仍享受了大长公主和太巫高规格的葬制。只是因其犯罪之身没有撰写墓志铭和精修墓室。

其五知道了,辽景宗时期神速姑(“余庐睹姑”)被部分恢复了名誉,重新享受了国家祭祀。预示着萨满教部分内容获得了溶入国教日月神教的资格和通行证。“神姑”即皇姑的身份被辽契丹皇室正式确试。

关于“余庐睹姑”的信息,《辽史》中仅有两条:

1、《辽史·太祖纪》(太祖)八年(914年)春正月甲辰,(太祖)因谓左右曰:“北宰相实鲁妻馀卢睹姑於国至亲,一旦负朕,从于叛逆,未置之法而病死。此天诛也。!”

2、《辽史·萧翰传》“萧翰,一名敌烈,字寒真,宰相室(原文为“敌”,据专家考证改“室”)鲁之子。大同元年(947年)秋,世宗与皇太后相拒於潢河横渡,和议未定。太后问翰曰:“汝何怨而叛?”对曰:“臣母无罪,太后杀之,以此不能无憾。”

“余庐睹姑”这两条信息,为“神速姑”的信息作了极妙的补充和澄清。一是由阿宝机亲自出面确认“神速姑”即“余庐睹姑”,她和丈夫都参与了叛逆,(看清是“叛逆”,而不是“附逆”,即是说“余庐睹姑”不是胁从,而是主要领导者。)下场未经审判(未置之法)而处决(“天诛”)。二是由“神速姑”即“余庐睹姑”的儿子萧翰,当面亲口质问他的伯母,阿宝机之妻、应天皇太后:“臣母无罪,太后杀之,以此不能无憾。”(我母亲神速姑为维护祖宗留下的原始宗教根本正当,你把她杀了,我怎能心甘?)揭露了阿宝机天诛”的谎言,明确指明是应天皇太后述律平鸩杀了(灌水银)萧翰之母、萧实鲁之妻、阿宝机亲妹、契丹国太巫兼大长公主,神速姑”即“余庐睹姑”。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近年一枚关于“神速姑”即“余庐睹姑”的契丹文玉石冥印“横帐庐姑”(见图12、)竟然显世。它神奇地通过印材、印钮、印文,含着泪水娓娓而谈,讲述了神速姑”即“余庐睹姑”的悲惨故事,还原了吐尔基山辽墓女尸的金凤彩棺,牛角金箍,黑骨水银,神秘而凄怆的遭遇。(请参阅笔者2020.1.4日拙文《辽契丹文“横帐卢姑”玉冥章趣谈》

至此,神速姑(又称“神姑”)、余庐睹姑(简称“庐姑”)、吐尔基山辽墓女尸为同一人的论点,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了结了一桩困惑千年的公案。笔者为自己能参与其中,并能为令人信服地结案贡献些微力量,感到欣慰和自豪。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24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秘色釉

青瓷

魂瓶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辽契丹文秘色釉塔式

三截青瓷魂瓶译释图说










 这座辽契丹文秘色釉青瓷塔式三截魂瓶(见图2、),吸引人们喜爱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它那奇特的三截佛教密宗的塔式造型,设计缜密,构思巧妙。第一截,葫芦形塔刹下串接六层由小渐大圆盘型密檐式塔层,组成了一个类似藏蒙妇女常戴的高尖帽型塔顶(见图12、);第二截,圆罐形开口塔腹,口承塔帽,疷沉塔座,严丝合缝,稳如磐石(见图2-5、);第三截,塔座五层,承塔腹一层最阔,底盘其次,中三层圆盘型密檐式塔层,与塔顶、塔腹恰好构成最高规格十三层吉祥宝塔样式(见图1-5、)。

二是魂瓶采用唐末最高规格秘色釉青瓷制作,说明魂瓶主人身份非同小可。秘色釉青瓷是唐朝瓷器巅峰之作,非皇室成员不得染指。在契丹虽可打破禁忌,但因其过于珍罕宝贵,非立有特大功者,想染指其器势比登天。

    秘色瓷,是中国传统制瓷工艺越窑青瓷中的精品,是中国古代越州名窑(今浙江一带)进贡朝廷的一种特制瓷器,因其制作工艺秘而不宣得名,是唐、五代之际越窑青瓷中的上乘之作。秘色瓷特殊的釉料配方能产生瓷器外表如冰似玉的美学效果,釉层特别薄,釉层与胎体结合特别牢固。所以,这种配方是保密的,专用于皇家瓷器的烧造。宋代周辉《清波杂志》中有言越上秘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秘色。这里最关键的是不得臣下用,是给皇帝专用的,一般人是不能用的。

辽契丹秘色釉青瓷,笔者不直呼其为“秘色瓷”原因有三:一、其产地不在越州而在契丹;二、辽契丹秘色釉青瓷,釉料配方虽也能产生瓷器外表"如冰似玉的美学效果,但其釉层厚薄、釉层与胎体结合的牢固程度末经检测,不好贸然下结论;三、辽契丹秘色釉青瓷都是官窑或御窑生产,臣下非赏赐不得用。以此称其为秘色瓷”于理不通。

此塔式三截青瓷魂瓶釉色明显分为两色。塔顶和塔座为天青色,而塔腹罐为青翠的湖水绿色。固然秘色瓷有“入窑一色,出窑千色”的特点,但此塔釉色色差之巨确实也出乎笔者预料。塔腹罐是该塔唯一有纹饰的部分。罐肩、罐足均圈饰莲瓣莲叶纹。罐腹用三个竖双栏分隔成四个方形空间,每个空间内均剔刻一个减地凸起薄肉雕的契丹文字,经汉译,译文由左向右依顺序为“被”(见图2、)、“命名”(见图3、)、“遥(见图4、)、“(见图5、)四个字。白活文意思为“(耶律阿宝机任天皇帝后)遥辇九帐的乣人(部族),被命名为‘遥辇糺’(担任护卫及戍边的遥辇人军队),(置遥辇敞稳领之)。

遥辇糺乣,糺为同一字),初见于《辽史》卷七三《耶律海里传》。辽太祖取代遥辇建立国家后,遥辇可汗家族列于皇族横帐之上,享有优越待遇。遥辇帐下的部族人被编为“遥辇糺”,由首任遥辇敞稳耶律海里统领,担任护卫及戍边任务。

魂瓶即为骨灰罐。遥辇糺的骨灰罐盛装的肯定不是遥辇糺所有人的骨灰,而只能是够格的有大功的遥辇糺的领导者。这个人是谁呢?纵观辽史,舍耶律海里,再无第二人。

耶律海里,字涅剌昆,遥辇昭古可汗之裔。太祖传位,海里与有力焉。初受命,属籍比局萌觊觎,而遥辇故族尤觖望。海里多先帝知人之明,而素服太祖威德,独归心焉。以故太祖托为耳目,数从征讨。既清内乱,始置遥辇敞稳,命海里领遥辇敞稳。天显初,征渤海,海里将遥辇糺破忽汗城。师班,卒。《辽史·耶律海里传》

从以上史料分析,知本文展赏的辽契丹文秘色釉青瓷塔式三截魂瓶的主人,即辽契丹开国与佐命双料功臣,遥辇昭古可汗裔孙,首任遥辇敞稳,遥辇糺大将军耶律海里。他死于公元9263月。距今已近1100年。此珍罕稀少之辽契丹文秘色釉青瓷塔式三截魂瓶,能完整保存至今,实难能可贵。可喜可贺,我由衷地为藏家点赞!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20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黄全

执壶

译释图说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辽契丹文款净瓶型,龙首流、凤首执,錾刻观音、飞天、向阳舞凤,黄金执壶译释图说
























 朋友传来一件辽代契丹文款净瓶型,龙首流、凤首执、錾刻观音、飞天、向阳舞凤,黄金执壶(见图1、),让笔者翻译并给予考证。因盛情难却,笔者只能勉为其难,硬着头皮将任务接下。

审视该壶,一是造型奇特:壶身是标准净瓶造型,瓶上部有直立的细长圆管,肩部一侧有龙首型上翘短流。颈中部附一相轮状圆盘,圆盘与瓶腹间安有一凤首几形壶执,其造型非常罕见。二、制作工艺、精细繁复。流、执用圆雕把龙凤首雕得栩栩如生。颈和壶身錾雕的花卉、观音、飞天、舞凤也都是视之若生,触之似动,仿佛不经意间顺手拈来的神奇之物。(见图256、)三、材质高贵、黄金打造。含金量颇高,金碧辉煌。一眼即知此壶乃宫廷专用之物。

净瓶属于佛教僧侣出行随身携带的十八物之一,供饮水或净手之器,后也成为佛前供奉之物。此净瓶改造之执壶亦应是辽代祭祀祖先供奉之物。这是辽代什么时间的供物?仅以器型和纹饰来断代,只能断个辽早期模糊的年代,而不能精确到年。幸好该壶疷上有阴刻双钩体契丹文款(见图34、)。阴刻,说明此壶是祭祀亡灵供器;双钩文,是辽代皇室器物专用书体,非国家和皇室权力器物不许使用。契丹文款共三行十五个字。似从某篇文章中摘录。没头没尾没环境。乍看,确实不知其所以然。只有深入研究译文和壶身纹饰,才可窥得其中奥秘,了解真相。下面笔者就从契丹文款汉译入手,一步步给大家揭秘。

三行十五个字契丹文款,汉译译文为:“莫斯·洽礼卒,拜太祖爷(为)可汗。迭刺兵控黔黎,武拓蕃部四十……”

黔黎          爷(为)   莫斯

            可汗            洽礼

            迭刺           

蕃部                       

四十                        太祖

白话文意思为:“(遥撵可汗)莫斯·洽礼死了以后,(大家)乞拜太祖爷(大于越耶律阿宝机)为契丹可汗。强大的迭刺部控制了契丹全境,先后降服了四十多个周边部族……”

译文告诉我们:1、此壶是祭祀辽太祖之供物;2、壶款应摘录于《辽太祖哀册或功德碑》;3、人们第一次知道遥撵痕德堇可汗契丹名字叫“莫斯·洽礼”,可补史阙。4、“武拓蕃部四十”的记载可从《契丹文“八十七圣仙像”题跋》中得到印证。

壶身纹饰,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西亚风情,无论壶颈的竹节、相轮状圆盘上的宝相花卉,还是壶腹肩、踝莲纹,以及壶身錾刻的繁复密集的牡丹、宝相、缠枝莲等奇花异草,无不散发着诡谲的宗教气息。非佛、非道、非萨满、非中土宗教意珠(见图7-12、)。这种氛围在辽代金银器上首次得见。其主图中心人物,在牡丹、灵芝、宝相等花簇拥中,头戴花冠,大耳如轮,剑眉浓郁,朗目如炬。鹰鼻阔口,唇髯灿炫。赤膊披络,臂套钏环。腰围金带,盘踞莲台之上。右手执扛一枝含苞未放的莲花骨朵,左手执一顶三角形大令牌(见图7、)。此男神形象亘古未见。他是何方神圣?和辽契丹又是什么关系呢?

经查《辽史》、《契丹国志》,知其即为契丹主耶律德光尝昼寝,梦之神人--白衣观音。“花冠,美姿容,辎輧甚盛,忽自天而下,衣白衣,佩金带,执骨朵,有异兽十二随其后,”这位后来被奉为辽契丹“家神”的“白衣观音”是佛教信仰的“观世音菩萨”吗?非也!他不是佛教的“观世音菩萨”,而是摩尼教的“白衣观音”。

两位观音,1、性别不同。摩尼男性,佛教女性;2、衣着不同。摩尼观音,戴花冠,衣白衣,佩金带,右手执骨朵,左手执令牌;佛教观音,头戴宝冠,身披天衣,腰束贴体罗裙或锦裙。手持净瓶、斜插杨柳枝。“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杨岁岁青。”3、任务不同。摩尼观音,天帝之麾不,传令契丹之子孙,尊天帝之命而行事,维护契丹之天祚。佛教观音,救苦救难,普渡众生。4、身份不同。摩尼观音,天帝部众,辽契丹之家神。佛教观音,西方三圣之一,八大菩萨之首。

摩尼观音,乃出自摩尼经典非后人臆造。在《摩尼光佛》第19页第8行有势至变化观音初,直入大明降吉祥之语。在敦煌摩尼教文献中《下部赞》尾部第390—391行有言:对卢舍那,大庄严柱,五妙相身,观音势至。足证辽太宗、述律后所梦“白衣神人”和南京大悲阁之“白衣观音”,均是摩尼观音,而非佛教观音。今金壶上摩尼观音像再次证明了这一史实。近现代史学家和佛教徒,自作多情地认为辽太宗奉为家神的“白衣观音”是佛教观音,实大谬也。

壶上还錾有一向流飞,一向执飞的,两个各扛一枝荷叶、另只手抓朵莲花骨朵的,方面太耳、鼻直口阔,项挂缨络,腰扎金带,下着裙裤的男飞天(见图8-12、)。男飞天形象存在予唐以前,唐以后只存在摩尼教绘画中。它说明此壶所绘男飞天图,应是契丹人信奉摩尼教的又一证明。其白衣执莲的形象,造就了影响数百年的“白莲教”,这恐怕是摩尼和契丹人都设想到的。

壶执下方錾有一老一少,一太一小,形如母子的,两只各站在一朵巨太向日葵花盘上翩翩起舞的舞凤见图10-11、)。其寓义浅显直白,即尚在人间的母子(应天皇太后和天子皇帝耶律德光)疯狂思念已在天堂的升天皇帝耶律阿宝机。

通过以上对这尊辽代契丹文款净瓶型,龙首流、凤首执、錾刻观音、飞天、向阳舞凤,黄金执壶,底款,纹饰的译释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此壶是一件证明辽代确实信奉摩尼教的实物证据;

2此壶是一件证明辽契丹家神—白衣观音,是摩尼观音而不是佛教观音的实物证据。

3、此壶是辽太宗耶律德光所制,制作时间应在会同元年(938年)11月丙寅,改年号之前,用于改元上尊号庆典祭祀太祖供物。

此壶文物价值之高、对补充修定辽契丹历史、宗教史都具有无可替代的史料价值。与其把它看作一件文物,实不如把它看作一部辽契丹摩尼教史更恰当。个中缘由,诸位结合《辽史》、《契丹国志》,悟悟便知。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16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春捺钵

撵鹅雁

赏析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辽代春捺钵中两项重要的竞技体育项目“球马”与“撵鹅雁”的真实再现(下)

—一对辽早期契丹文款釉上彩绘春捺钵“纵鹰鹘捕鹅雁”图白瓷梅瓶赏析(下)


















    上回请大家赏析的是春捺钵中“球马”活动白瓷梅瓶。本回笔者将请诸位一起赏析辽代春捺钵中另一项竞技体育项目“撵鹅雁”图白瓷梅瓶。梅瓶,通高5660毫米,胸囲880毫米,底径134毫米,重9公斤。(见图1-7、)称得上祭祀重器。和“球马”活动梅瓶一样,白瓷选用的辽官窑特制邢定系细白瓷,亦为烧成后釉上加彩绘,用辽三彩釉料黄、褐、绿、黑彩在白瓷釉上作画。画后二次入窑,低温烧就。胎质洁白细腻,胎体坚实,釉色类银似雪,衬托着三彩图画,更显得黑白分明,褐绿妖娆。梅瓶制作规整精巧,工艺水平相当成熟,是辽白瓷中的精细之作,应为宫廷摆设用瓷。

   瓶上绘画,为“卡通”式幽默稚拙绘画,似为少年天子耶律隆绪涂鸦之作。画风狂肆而潇洒,大胆而泼辣,稚嫩中饱含高傲气度,放纵里蕴积雄浑厚重。图中人物、马匹、器物,平涂与线描,勾勒与点染,随心所欲又恰到好处,比例夸张得有些失调,但骨子里简练、幽默的童稚情趣却更加浓郁。

瓶上共画了四个蓝天白云下,在茵茵草地疾驰奔腾的,手执不同器物的骑马人物。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着褐色官服、髡发、手执骨朵,骑白马的契丹族官员(见图4、)。紧随其后的是一位骑深褐色马。着浅褐色官服,髡发、手擎绿色旗帜的侍卫指挥官员(见图5、)。第三位是一位服墨绿色衣,髡发、手擎浅黄色旗帜的骑白马侍卫(见图6、)。第四位即是本活动的中心人物辽朝皇帝。只见髡发的他,身着紫褐色朝服,腰横玉带,剑眉虎目胡须凛凛,稳坐在疾驰的黄骠马上,右手揽缰绳,左手高擎纵放一只鹘鹰海东青。左上方留白处墨写着三个契丹字“撵鹅雁”(汉译)。(见图7、)

全画不见一只天鹅鸿雁,只一只纵起的海东青,就仿佛让人着见千万只天鹅鸿雁四下奔逃。哀鸣八荒的景象(见图8、);全画不著一丝动态,只凭人瓢起的头发,猎猎横扬的旗帜,马匹急促的捣步,就把一个山呼海哮,震耳欲聋,人声鼎沸的竞技场面描绘得活龙活现(见图3、);全画只画了四个鱼贯相接的骑马人物,就不动声色地把一场轰轰烈烈万人嘱目的“皇帝纵鹘撵鹅雁,天宇雷霆万里传。”政治捺钵的意图表现的淋漓至尽。生动地再现了《辽史》春捺钵的历史记载(见图9、)

曰鸭子河泺。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帐,约六十日方至。天鹅未至,卓帐冰上,凿冰取鱼。冰泮,乃纵鹰鹘捕鹅雁。晨出暮归,从事弋猎。鸭子河泺东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在长春州东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埚,多榆柳杏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绿色衣,各备连锤一柄,鹰食一器,刺鹅锥一枚,於泺周围相去各五七步排立。皇帝冠巾,衣时服,系玉束带,於上风望之。有鹅之处举旗,探骑驰报,远泊鸣鼓。鹅惊腾起,左右围骑皆举帜麾之。五坊擎进海东青鹘,拜授皇帝放之。鹘擒鹅坠,势力不加,排立近者,举锥刺鹅,取脑以饲鹘。救鹘人例赏银绢。皇帝得头鹅,荐庙,群臣各献酒果,举乐。更相酬酢,致贺语,皆插鹅毛于首以为乐。赐从人酒,遍散其毛。弋猎网钩,春尽乃还。

春捺钵的“球马”“撵鹅雁”虽仅是契丹人两项普通的体育运动项目,但它们和卓帐冰上,凿冰取鱼的冰泮钩鱼”组成的“春天三乐”却是春捺钵不可或缺节目。春天三乐”不仅给枯燥的行军宿营带来了生气与欢乐,更使辽朝君臣在竞技过程中养成了上下一心协同一致的彪悍军威。长春州鸭子河泺春捺钵之地是景宗未年开辟,圣宗确定的辽后四朝春捺钵之地。圣宗成年之前,春天大都是在长春州鸭子河泺春捺钵之地“春天三乐”中度过的。美好的记忆,催生了少年天子的美术遗传天赋。用他那稚嫩画笔,稚气的童心,稚拙的童趣,为我们留下了千古不废的瓷画华章,“契丹文款釉上彩绘春捺钵“球马”“纵鹰鹘捕鹅雁”图白瓷梅瓶”。画中的契丹皇帝应是圣宗之父辽景宗无疑。少年天子画他老子的亲笔绘画,这是亘古唯一。它的价值如何,我想你是知道的!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9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金银

符牌

译释

辽“密码式”面八格内阳镌契丹小字背阴刻八个契丹大字金银符牌译释图说








 笔者在2019517日博文《辽应天地皇后为辽太祖送葬时特铸的两面密码式契丹大字符牌译释图说》中曾指出:“凡刻有阴文的契丹器物,必和祭祀亡灵有灵。其契丹文必为密码式契丹文。”事实证明,确是如此。最近一位内蒙朋友发来一块长约40毫米,宽约20毫米的小银牌要我译释。恰好我的资料库中有一块形制文字与银牌一模一样的未译小金牌。就这样,这对金银牌就成了本文译释对象。(见图12、)

这对金银牌朴实无华,落落大方。长方形体,顶右左角抹圆,中间嵌一圆环形小穿。牌面抹角下长方形边栏内被划分为两行,每行四个面积相等的正方形方格,每个格内阳镌一个契丹小字,共八个字。汉译后,八个字右行起,依次为:“葬(右一),灵(右二),安(右三),后(右四),哀(左一),皇(左二),圣(左三),痛(左四)”。典型的“乱码式密码契丹文”。经排比破译,得出译文为:“安葬圣灵,皇后哀痛。”白话文意思就是:安排救赎的神灵魂升天后,皇后哀痛万分。

                     

                     

                     

                     

(牌面直译译文)                          (牌面整理后译文)

                     

                     

30                     

                    30 

 

(牌背直译译文)                          (牌背整理后译文)

牌背边栏长方形内台上,阴刻两行每行等分四个契丹大字,共八个字。汉译后,八个字右行起,依次为:“字(右一),卫(右二),三十(右三),父(右四),君(左一),护(左二),第(左三),腹(左四)”。也是“乱码式密码契丹文”。经排比破译,得出译文为:“护卫君父,腹字第三十。” 白话文意思就是:护卫国之父天皇帝的卫队(牌),腹字第三十(号)。

从牌文内容知道,这对金银牌是安葬天皇帝耶律阿宝机入祖陵那天(天显二年927年八月丁酉),天皇帝护卫队官兵的身份牌。从“腹”字知道,这支卫队属原阿宝机“腹心部”的统辖,是御帐亲军的一部。怪不得腰牌都是金银所铸,原来它的兵最低也享受五品官待遇,官最低也享受三品官(高干)待遇。应是契丹最牛的部队。

牌文中特别引起笔者兴趣的是牌面“安葬圣灵”的“圣灵”一词。这个词是基督教、摩尼教的专有名词。“圣灵”在基督教、摩尼教里都指“三位一体”的最高神“圣神”、“上帝”。摩尼教里的大明尊,耶稣,圣灵(上帝)实为一人。但神格不同,任务各异,圣灵派耶稣下世来救赎,经救赎的人在大明尊领导下走向光明世界,圣灵(上帝)最后迎接光明世界的人们一起进入天堂。

契丹文金银牌牌文出现圣灵”一词绝非偶然。它说明摩尼教在契丹确实存在。辽太祖耶律阿宝机“耶稣救赎”的事实肯定存在。否则应天皇后不会贸然拎出个西方宗教词汇写进契丹民族文字。实在应该感谢应天皇后述律平,由于她的牌文才使我们透过千年历史尘埃看到了历史的真相,真实的契丹。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1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金银

符牌

译释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辽面契丹小字背契丹胡书大字

“神册”金银符牌译释图说








 吐尔基山辽墓女尸是谁?2003年春季发掘至今,考古界、文博界,历史界争论了已经十七年,目前尚无定论。笔者在2009527日曾以博文《内蒙古通辽吐尔基山辽墓墓主人身份再考——兼与王大方先生商榷“奥姑”性质》,谈了自己的看法。明确指出吐尔基山辽墓女尸是天皇帝耶律阿宝机的唯一亲妹妹,太巫神速姑,契丹名余卢覩姑。博文发表后,获得了普遍认可。但苦无实证,还不足以平息学术界的纷争。

今年114日,笔者发视一件有关吐尔基山辽墓女尸的文物,玉石“横帐卢姑”瘞埋印章。二元证据,使吐尔基山辽墓女尸的神速姑的身份得到进一步得到确认。但囿于材料和眼界限制,笔者论点尚处于“以神速姑为精神领袖的‘诸弟之叛’和阿宝机的斗争是皇权与神权间的权力之争”阶段。直到本月5日,笔者在译释契丹文题跋《八十七圣仙像》和考证《辽摩尼教“君基太一神”钱》、《辽契丹文四方四象在摩尼珠下之锤锻手雕套子金钱》后,方悟得神速姑的‘诸弟之叛’和阿宝机的斗争不只是皇权与神权间的权力之争,而是对耶律阿宝机命令契丹国全体改宗“摩尼教”主张的反抗和起义。神速姑等人确实是无罪的。

近日,整理资料库时,发现一对面八个契丹小字背契丹胡书大字“神册”年号的金银对牌。这是铸于创制契丹大字神册五年前的金银符牌。符牌均高约40毫米,宽约20毫米。牌顶两肩尖耸,内凹成半圆弧形,至中间托起一个环状圆穿。下约2毫米处设一横栏,使牌上部成为一幅海平面上巨浪冉冉托起一轮红太阳的画面。牌面边栏内阳铸两行与正常书写习惯右起相反的左起的八个契丹小字。经汉译,其译文为:“故横帐无福短命太后女卢姑。”牌背阴刻栏内阴刻两个胡书大字“神册”纪年款。

从符牌设计与牌文可推导出这样几个结论:1、此牌铸于“神册元年”(“神册”纪年款和牌上部成为一幅海平面上巨浪冉冉托起一轮红太阳的设计);2、为逝者卢姑(914年“天诛”而亡)特制的祭祀灵牌(正面牌文及背阴刻“神册”纪年款);3、卢姑系反叛而死(牌面阳铸两行与正常书写习惯右起相反的左起的八个契丹小字。作用与印文正刻,钱文反书相同。);4、此牌的铸制是为安抚以皇太后为代表的后族和笃信萨满教的众多信徒。(公开承认卢姑横帐大长公主及太巫神速姑的身份)。5、为日月神教吸纳萨满教、道教、佛教留下空间。为建立具有契丹特色的新国教奠定牢固的基础。

这种符牌的铸制确认了神速姑在反教改叛乱中的领袖地位,和她叛乱失败后被哥嫂灌水银赐死的历史真相。一扫千年来《辽史》给后人设下迷雾陷阱,以及后世专家为自己埋下的“地雷”和绊马索。如甚嚣尘上所谓的“世选说”。皇太后,太巫神速姑,北府宰相,皇叔,驸马等等和“世选可汗”毫无关联的人为什么参加或支持“诸弟之叛”?再比如“觊觎皇位说”都难自圆其说等等。都只有在神速姑的遭遇中才能找到答案。这对金银符牌的价值也正在这里。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5.31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中书令

背八部福德

银符牌

分类: 泉痴山人原创文章

辽代首面“契丹文面‘中书令’背‘八部福德’”职官银符牌考释图说




 “中书令”(又称“政事令”)是辽承唐制所设的朝廷南面中枢最高官职之一。辽代二百多年,共任命有七十余位“中书令”。每位“中书令”都佩有朝廷颁发的一面标明官职的“职官牌”,以备进出城垣、内廷、要津接受检查验证。诸位看官可能会问谁是辽代第一位“中书令”?他的、也就是辽代的首面“中书令”“职官牌”是否面世?今天本文就大家的提问作一简要解答。

弄请谁是辽代第一位“中书令”,必须先弄清辽代官制。辽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强大政权之一。国内经济和民族成分多样、复杂,并存着游牧和农耕两种生产方式,生活着契丹人、汉人、渤海人和其他游牧民族。各族间经济文化存在着很大差异,社会发展也很不平衡。因此,辽代的职官制度也鲜明地反映了基于这种经济和社会生活结构的政治制度的特点。即“北面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的北、南面官“双轨制”。

“中书令”是南面官系统的重要职官。“中书令”在唐朝是“掌佐天子执大政”的官员。辽建国初期,迫切需要的正是这种“掌佐天子执大政”的官员。契丹族内少有这类人才。故只能面向遥撵汗国以来入辽的汉人官员挑选。就这样以韩延徽、韩知古、康默记、王郁为代表的一批汉族人士脱颖而出,成为了开国皇帝耶律阿宝机的“智囊团”,“参谋议”、“参军事”,为开教、谋权、建国、西征、教改、平叛等一系列建立封建世袭制政教合一的王朝立下了卓越功勋。为团结非契丹官僚,提升他们在统治集团中的从属地位,阿宝机承唐制建立了一套与北面官平行的南面官制度。“中书令”应运而生。

据史载,辽代第一位“中书令”为韩延徽。第一次任“中书令”时间,大约在神册元年(916年),耶律阿宝机成为“大圣大明天皇帝”后的“三月丙辰”那一天。第一面辽代“中书令”“职官牌”亦应是那天颁发

韩延徽,字藏明,幽州安次人。父亲韩梦殷,相继担任蓟、儒、顺三州的刺史。韩延徽从小就很出众,燕京统帅刘仁恭认为他不同凡响,召他为幽都府文学、平州录事参军,与冯道同在祗候院,被任命为幽州观察度支使。刘守光担任统帅的907年,韩延徽奉使契丹,辽太祖恼怒他不屈服,扣留了他。述律后劝阻道:“他奉使我国,不屈不挠,是个贤明的人才,为什么要难为和羞辱他呢?”太祖召他谈话,他的话很符合太祖的心意,立即任命他为参军事。攻打党项、室韦,降服各部落,韩延徽的谋划居多。继而请求建立城郭,划分市井乡里,以安置归降的汉人。又为他们选定配偶,教他们农耕技术,让他们生息繁衍。因此逃亡的人很少。

韩延徽在辽朝居住了很长时间,感慨地怀念起自己的家乡,赋诗以表达这种心情,不久他就偷偷回到幽州看望亲友,藏在老友王德明家里。王德明问他要到哪里去,韩延徽说:“我将重回契丹。”王德明不以为然。韩延徽笑道:“他们失去了我,就好像失去了左右手,所以见了我一定很高兴。”回到契丹后,太祖问他为什么跑了。韩延徽说:“忘掉亲人是不孝,抛弃君王是不忠。我虽然引身逃回去,但心中想着陛下。所以我又回来了。”太祖非常高兴,赐名叫匣列。“匣列”,契丹语是“又来”的意思。立即任命他为守政事令、崇文馆大学士,朝廷内外的事情都让他参与决断。916年升任“中书令”。

天赞四年,跟随辽太祖征讨渤海,渤海王大湮譔请求投降。不久又再次背叛,韩延徽与其它将领一起攻破他的城池,因战功被拜为左仆射。又与康默记一起攻打长岭府,占领了这座城池。队伍返回,太祖逝世,韩延徽哀恸欲绝,把左右部属都感动了。太宗时,韩延徽被封为鲁国公,仍担任政事令。出使后晋归来,改任南京三司使。辽世宗时,改任南府宰相。世宗命韩延徽组建政事省,他亲力亲为,从部门设置到规章制度,都尽量做到完美。

天禄五年六月,北汉来使请求册封。世宗皇帝询问韩延徽如何册封?韩延徽答道,一切按照辽太宗册封石敬塘为晋国皇帝的礼议办即可。世宗帝接受了他的建议。应历时,韩延徽退休还家。儿子韩德枢出任镇抚东平郡的主官。当时汉人投降或搬到辽国居住的,大多在东平。丁岁时发生灾害,饥荒瘟疫不断。韩德枢请求前往慰问,被授予辽兴军节度使。到灾区驱除害虫,救济灾民,援助粮食,兴教化,一个月老百姓生活恢复正常。在东平期间,皇帝特批韩德枢每年回家探视父亲韩延徽一次。辽穆宗应历9年(公元959年),韩延徽去世,辽穆宗大为震悼,追赠他为尚书令(尚书省长官),把他葬在故乡幽州。契丹后辈说起他,从不称名,而敬称为崇文令公。契丹文题跋的《八十七圣仙像》中就留有他的亲民形象。

韩延徽一生两任“中书令”,侍奉辽朝四位皇帝五十多年,活了78岁。每位皇帝都把他视为“贤相”尊敬有加,不能不说他是一位历史上少见的传奇宰相。更为传奇的是韩延徽首任辽太祖朝“中书令”的银“职官腰牌”,竟在1104年后的今天,现身于他的老家(当时的幽州,现在的北京)。它应该是祝贺中国人民,他的后人完胜“新冠肺炎疫情”和两会胜利闭幕的吧!真得谢谢这位老先生!祝贺实在太及时太给力了!

该银牌圆形(见图12、),正上方有圆环状穿。直径75毫米,圆穿径10毫米。制作工整,包浆老到,紫红色渐次转灰转黑的氧化过程,真实地反映了银貭器物出土后与空气接触的变化。是无法仿制“开门见山”的真品。牌面边缘内正中阳铸三个大大的契丹小字,汉译为“中书令”。右左两侧各装饰一条抽象变异龙纹。简洁朴素,大方庄重。牌背环绕边缘顺时针等分排列四个契丹小字。顺读汉译为“八(上)部(下)福(右)德(左)”。面背译文白话文意思就是“(能有韩延徽这样的)、‘中书令,是所有(八部)契丹人的福气和德运。

根据译文分析,这面“中书令”“职官牌”应不是一般的“职官牌”,而是一面特制的嘉奖式“职官牌”。牌文即是嘉奖令。这个“嘉奖令”对韩延徽评价之高,与“他是人民大救星”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一个高级汉族官员被一个非汉民族国家上至皇帝下至百姓视作救星,除韩延徽外尚不见有第二人。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所获带嘉奖令的圆形“中书令”银“职官牌”。亦应是辽代218年中唯一一块此类符牌。正因为该符牌是民族团结之牌,辽代文明见证之牌。所以,其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5.29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契丹文

模铸

双凤

金钱

分类: 契丹(辽)钱币研究

辽模铸双凤图契丹文

“上祖德运昌盛万代”金钱考辨




 辽代锤锻手雕金钱,作为朝廷庆典赏赐持制钱。在当时仅有极少数人可以享用,非常名贵,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的。由于锤锻手雕金钱工艺特殊难于仿制,朝廷又严令禁止仿制。为满足部分有钱人爱虚荣心理,一种模铸仿锤锻金钱图案的契丹文铸造金钱应运而生。本文今天展示的这枚面双凤图案背三行契丹文的模铸金钱,就是这样一枚供有钱契丹人祭祀用的钱币。

该钱当百型钱大小,约重90克上下,材质为含金量约60%的金铜银合金。(见图12、)制作粗糙,工艺疏放。和同图案的锤锻手雕金钱相比,锤锻手雕金钱就是天上的七仙女,它连垃圾堆旁的乞丐婆还不如。是典型货真价实的“丑钱”。它一丑,丑在钱面的双凤图案上:两只站在盛开牡丹花上的凤凰,无精打彩,疲乏无力,仿佛象两只被拔光毛的野鸡被扔在秤盘上等特称重。花下和中间的祥云,看不出一点吉祥的味道,就好似一块块厨房抹布在风中摇曳。第二丑,它丑在:铸造钱模粗制滥造,线条宽窄不一,没棱没角。铸出的一切都是圆弧磨损状。第三丑,丑在:铸出的阴刻字,大小不一,肥瘦悬殊;笔画宽窄不同,深浅各异。种种丑态汇聚一起,使人几疑它是一枚地道的赝鼎钱币。

多亏了它钱背上那铸出的三行八个阴刻契丹文,挺身以自己尚无人能仿造的文字,为主人洗清冤情证明清白,避免了它被抛入沟壑的厄运。这救命的三行八个阴刻契丹文,汉译文读序为:1、“上祖”(穿上);2、“德运昌”(穿右);3、“盛万代”(穿左)。这八个契丹文的读序在所有的契丹小字墓志铭里是找不到的,也是再聪明造假者,把脑袋拍扁也造不出的古僻契丹字。钱文汉译白话文意为“(因为)祖上(汉语语序。老相宗,)的气数命运兴旺发达,(所以)他的子孙可以繁荣兴盛千秋万代。”从钱文和双凤图案可知这是一枚辽代后族专用的祭祀祈祝钱。确是真钱。

从以上对这枚面双凤图案背三行契丹文“上祖,德运昌,盛万代”的模铸金钱的考辨知道这样一个道理:鉴钱和相人一样,绝不可以外貌取人。光鲜靓丽的不一定不是假货,丑陋猥琐的很可能就是真罕之钱。鉴定真伪,材、锈、品、字、图,固然重要,但包含其中的逻辑关系更为重要。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正常的逻辑,那它必假无疑。比如一种形制纹饰都相近的钱币,比如大型阴刻花钱,从唐至清代代相袭,就要考虑它是否符合逻辑?因为古钱币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看的。几十个发展差别悬殊的朝代,十几个文明差异巨大的民族,几百个性格各异的帝王,前后一千多年,怎么会都喜欢铸制一种形制纹饰都相近的钱币?这可能吗,符合逻辑和历史规律吗?我看悬!所以只要是不符合逻辑的钱,我都敬而远之。这是笔者收藏假赝较少的原因之一。诸位,不妨姑妄听之。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5.26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金钱

四方

四象

契丹文

分类: 契丹(辽)钱币研究

辽代契丹文四方四象在摩尼珠光辉照耀下雀跃撒欢之锤锻手雕套子金钱赏析
















 套子钱是辽契丹人首创的、围绕一个主题铸制若干钱币、组成一套系列钱的钱币品种。是民俗钱币中宫廷庆典、赏赐钱的一种。天文题材“四象”是最早被契丹人相中制作套子钱的主题之一。但大家可能没有想到,辽契丹铸制“四象”套子钱的动力,竟然不是中原尊崇的佛道教,而是西来波斯、回鹘的摩尼教(契丹称“日月神教”)。辽契丹铸制的“四象”套子钱,把“日月神教”教义巧妙地揉进“四象”主题之中,把原本简单的四方守护神,偷偷地幻化成在“大明尊”(教主明王)光辉照耀下,全契丹四面八方的人民都在幸福地生活。下面就请大家在鉴赏该套子钱的过程中,亲身体验契丹工匠高超的制钱工艺,美伦美奂的艺术构思,令人叹为观止寓教于图的宣教手法。从而知晓契丹文明的深邃博大,契丹人的绝顶聪颖。

    该套子钱,由四枚锤锻手雕金钱组成(见图1234、)。四枚金钱尺寸与重量大体一致,直径约60毫米,厚约3.25毫米,重约85克多,总重342.33克。经检测,四枚金钱合金量均在75%左右。该套金钱包浆与锈色醇厚熟旧,金锈斑斓,层次分明,细晶坚牢,似一片片、一块块深浅不一,面积各异的红玛瑙散布钱币周身。钱文图案古拙清晰,刀痕宛在,轮郭与地张上均有肉眼可辨的微细手工锻打痕迹。钱面分别雕琢有栩栩如生,作奔腾舞蹈状、动感十足的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等四神兽,钱背雕刻的是钱面四神兽所对应的四个方位,汉译为“东、南、西、北”的四个契丹小字。

与汉族“四象”构图不同的,是该套钱被祥云围绕的“四象”头顶,都有一颗如意火焰宝珠照耀着它的身形。这颗火焰珠,就叫“摩尼珠”。“摩尼珠”最早源于佛教。后被“摩尼教”串用。七世纪后,“摩尼教”在中国得到迅速发展时,“摩尼珠”已成了摩尼教民顶礼乞求的“能满足世人的一切愿望的如意宝珠。”八世纪“摩尼教”从唐和回鹘进入契丹地域后,又融会了萨满教、道教一些思想仪轨。到了耶律阿宝机决心用“摩尼教”改造萨满教作为国教时,“摩尼珠”外形已变成了本文套钱“四象”头顶,那颗如意火焰宝珠的形状。并被赋予了全新的“日月神教”内容。

这种肇始于辽初的“太极”式摩尼珠。珠体若旋转、富有流动的层次感,一条蜿蜒的曲线纵向将珠体划分为二个似黑白“太极”鱼式的部分。只不过黑白两条太极鱼,白鱼粗大,黑鱼细小,极不平衡。既体现了“日月神教”“黑白、善恶”“二宗斗争”思想,又显示了光明占据绝对优势,最终必定战胜黑暗的坚定信仰。太极式摩尼珠以回鹘摩尼教摩尼珠为蓝本,巧妙地借取了道教的标志性符号,将这两种纹样有取舍的、创造性地结合在一起。这种前所未见的宗教艺术形式暗喻了契丹人多重宗教信仰的融合性。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深谙宗教的凝聚力,为了维护各民族的团结和初建国家的稳定,对于宗教信仰采取了宽容与并蓄的政策。并对佛道萨满诸教汇入日月神教,做了巧妙的技术性重组。为使日月神教深入民心,下诏建立了开教寺、天雄寺,明王楼、开皇殿等一系列摩尼教建筑和孔庙、道观,并命令皇后、皇太子朝拜寺观以示尊重。在这场宗教改革中,阿保机特意突出了“日月神教”重要的国教地位,“诏图君基太一神像”。“君基太一”是摩尼教的日月天神,大明尊,教主明王。“诏图君基太一神像”,其实就是诏图他自己,让百姓事天敬他。为明王楼诏图的《开国功臣图》,为开皇殿诏绘的《八十七圣仙像》、《招諫图》,无一不是“化他自己为神”,化“日月神教”为“家教”的神化运动措施。

由此可知,本套钱“四象”头顶的“摩尼珠”,不仅是“日月神教”教义的宣示,更是“日月神教”“日月天神,大明尊,教主明王”的具像和象征。“摩尼珠”和“四象”相结合,就毫不掩饰地喻义,在“日月神教”“日月天神,大明尊,教主明王”(天皇帝耶律阿宝机)的光明普照下,全天下的神裔子民(千万天神)都会欢乐地走向光明世界。据分析,该套子钱应是在契丹教改完成,全体契丹人顺利皈依旧月神教,天皇帝耶律阿宝机正式成为旧月神教“日月天神,大明尊,教主明王”的916年群臣为其上尊号“大圣大明天皇帝”时铸制,以庆祝纪念“旧月神教”成为国教,阿宝机成为旧月神教“日月天神,大明尊,教主明王”,“大圣大明天皇帝”的伟大胜利。

这套大型四神兽契丹文锤锻手雕金质套子钱,设计精美,意涵深厚,雕工上乘,精美、厚重、硕大,堪称辽代锤锻手雕金钱的巅峰之作。而此四枚套子钱所雕四神图,应是四神在中华大地出现以来,表现最完美、神韵最淳厚、形象最生动、动感最强劲的艺术杰作,实为极罕见之艺术精品。衷心感谢契丹先人的无私馈赠!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5.24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辽契丹

金钱

两枚

讲故事

译释

分类: 契丹(辽)钱币研究

两枚辽代契丹文锤锻手雕金钱

是如何讲述自己和他钱的故事的?








 文物会说话,会讲出自己在已逝的历史环境中的往事和感受,还原历史的真相。下面就请两枚辽代契丹文锤锻手雕金钱现身说法,讲讲他们在铸造它们那个时间里,他自己和他的伙伴钱所发生和经历的故事吧!

    两枚金钱:一枚为背双鳳金錢,直径67毫米,厚度2.53毫米,重量105克。一枚为背上鹏乌下汉篆御字金钱,直径69毫米,厚度2.53毫米,重量106.8克。两钱正面均阳镌四个顺读(读序上下右左)的契丹小字钱文(见图1234、)。经汉译,背双鳳金錢钱文译文为:“福德永久”;背上鹏乌下汉篆御字金钱钱文译文为:父房(上)突吕不(下)亲族(右)后裔(左)”。(因为钱文都是多音节契丹语,故译文只能按音节翻译。背鹏鸟和篆书御字,是说突吕不是皇家的大鹏金翅鸟。)

背双鳳金錢钱文译文明白如白话,朋友们都能理解。就是说钱的主人“福气福分与德行会永远存在下去。”虽是奉承话,也是吉祥祝语。联系到钱背镌刻精美的双飞凤图,知此钱的主人一定是位皇太后。因为只有皇太后健在时,才可能有双凤齐飞的景象。这位太后是谁呢?先让我们看看和双凤钱同出的那枚背上鹏乌下汉篆“御”字金钱在说些什么?它的译文似乎在向某位领导(可能是当朝皇帝,也可能是当时掌权太后)介绍说:“(这个)仲父房的突吕不是皇族至亲的后人。”言外之意,突吕不是个值得信赖的忠臣。这是在给突吕不讲情,这个人又是谁?为什么要给突吕不讲情?讲计么情?最终这个情讲下来没有?容笔者慢慢道来。

耶律突吕不,在辽朝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辽史》有传。一生干过许多青史留名的大事。其中参与创制契丹大字,撰契丹首部《决狱法》,总管礼仪册石敬瑭洛阳登基,铭刻太祖功德于永兴殿殿壁等丰功,使他成为契丹第一大学者。多年任皇子耶律德光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副元帅,协助耶律德光克平州,进燕、赵,下曲阳、夺北平,威震十六州;伐党项、平渤海,屡建奇功。堪称是辽建国初期耶律氏文武全才一奇人。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才傲于时,众必妒之”。大祖“扶余之变”,“淳钦皇后称制,有飞语中伤者,后怒,突吕不惧而亡。太宗知其无罪,召还。”《辽史·突吕不传》记载的就是这件事。本文两钱币间的对话,应就是辽太宗耶律德光向母亲应天皇太后给突吕不说情的实录。

是什么“飞语”能借太祖“扶余之变”,“中伤”称制的淳钦皇后?依理推之,必有人借突吕不之名,诬太祖之死不是《耶稣救赎》,而是被皇后所弒。故此,淳钦皇后才勃然大怒,非要杀突吕不不可。其实知辽太祖为教民赎罪献身之事。太祖全家和肱股太臣事先早已知晓,并做了万全准备。有鉴于此,淳钦皇后才觉得冤,才会怒冲斗牛。其实,皇后也并不想真杀突吕不。否则,突吕不“惧而亡”,亡到天边也会被杀。太宗讲情,淳钦皇后也就“借坡下驴”饶了突吕不。并把救突吕不免死这个大人情卖给了辽太宗。让突吕不对太宗思恩戴德忠心耿耿为其服务。淳钦皇后母子的权谋之心跃然纸上。让人不得不畏服。而让人心服口服拍案称奇的是本文两枚看似毫无关联纪念金钱,竟讲出了这么曲折动人的故事,并巧妙地将太祖“扶余之变”谜底揭开。不能不说铸钱人聪颖明慧,匠心独具。

通时两钱讲述的故事知道此二金钱应是突吕不病亡的会同五年(942年),为给应天皇太后诞辰庆典赏赐突吕不族人而特铸的纪念金钱。试问中国或世界钱币史上可还有第二个国家钱币在精美的同时还蕴涵如此深厚的内涵?没有!也不会有!因为契丹文明独特殊异,不可复制!信不信由你。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5.21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