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萄京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564
  • 关注人气:2,4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人的生命是卑微短暂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充满荒谬,而人拥有的最大的特权是,我们处在爱恰恰可能之处。爱的可能性,高于恶的现实。       ——西蒙娜·薇依


敬告:转载或发表本博客原创内容,包括网志、诗文、翻译,请事先与本人。

本人信箱:

lliang1966@163.com

Links

linggle.com

BritishHistory

azquotes

brainyquote.com

poetrytranslation

poetrysoup.com

american-poets

poetryinternational

ithl.org

lyrikline.org

TheExaminedLife

zgnfys.com

Yeats

BQR

ZLP

IPA

MPT

NYBOOKS

Paris Review

Edward Hirsch

CynthiaHaven

Mira Rosenthal

bing.com

lyriklinehome

poetrysociety

LibraryGenesis

miniyuan

BestWorks

ArabicPoetry

Jehat

FivePoints

PoetryDaily

poetryinternational

poetryintranslation

poetryfoundation

poetrymagazines

Threepenny

plagiarist

polyhymnion

famouspoets

jacketmagzine

bluemoon

zyzzyva

arsint

TransLibrary

ENGLISH POETRY

Poemlife

allpoetry

youdao

JournalFund

biuroliterackie

neustadt

aftermilosz

zephyrpress

Hikmet

Farrokhzad

Literary Links

Tadeusz Borowski

K. I.  Gałczyński

legacyproject

bookinstitute.pl

literackie.pl

PolishReview

info-poland

polishculture

Slavic Review

AGNI

SZYMBORSKA

Metamorphoses

SouthSlavic

lituanus.org

VILNIUS

Lithuanian

ARTFUL DODGE

澳门葡萄京
(2020-05-10 12:31)
分类: 阅读欣赏
白玛的诗


海滨疗养院
 

记得那是盛夏的黄昏,我走过海滨疗养院门前
空气里含着半熟浆果的湿腥味和我后母的喋喋不休
她一惯说:到下个月,你们喝西北风去吧
我的身后跟着绿毛巨兽的影子。我十七岁,象只废轮胎

即使整个大海向我倾斜而来,我也和那颗缓缓滑落的孤儿星一样
扮作黑色潮水衣襟上带密码的胸针
我从不说出我拥有的。半山之上,白色海滨疗养院尖尖的日光
钉住我的秃头邻居。和带着风琴搬离的第九只公蜥蜴


给陌生人写信


我心里藏着一吨被夜雨泡过的春天的种子
和三头鹿。我的声带自动传送小半个翻腾的大海和
碎玻璃状忧伤。我羞于向穿狐皮的邻居或枕边人开口
写信给陌生人是我长达一晌的隐秘的欢欣

偏头疼、梦中大片缱绻的水生植物、被祈祷词召来的
捕鸟人的黑披风、口琴、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茨维塔耶娃和她的诗歌
刘文飞

茨维塔耶娃是俄国白银时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也被布罗茨基称为“二十世纪的第一诗人”[1]。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1892—1941)生于莫斯科,她的父亲伊万?茨维塔耶夫是莫斯科大学艺术学教授,是莫斯科美术博物馆(今莫斯科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的创建人;她的母亲玛丽娅?梅因具有波兰、德国和捷克血统,曾随著名钢琴家鲁宾施坦学习钢琴演奏。茨维塔耶娃后来在自传中写道:“我对诗的激情源自母亲,对工作的激情源自父亲,对自然的激情则源自父母双方……”[2]由于身患肺结核病的母亲需出国治疗,童年的玛丽娜和妹妹曾随母亲到过德、法、意等国,并在那里的寄宿学校就读,这使玛丽娜?茨维塔耶娃自幼便熟练掌握了德语和法语。1906年母亲去世后,姐妹俩回莫斯科上学。1910年,刚满十八岁的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出版了她的第一部诗集《黄昏纪念册》,诗集得到勃留索夫、古米廖夫、沃罗申等当时著名诗人的肯定,茨维塔耶娃从此走上诗坛。1911年,茨维塔耶娃应沃罗申之邀前往后者位于克里米亚科克捷别里的“诗人之家”别墅,在那里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28 12:27)
分类: 阅读欣赏
    任由痛苦淹没

一不小心,茶水
泼溅在一本书的封面上
次日早晨,但见茶渍的中心
一根芽尖
不是倒伏而是立于纸面

任由痛苦淹没
终于如梦初醒
——唯有起身
才是醒悟的结果

2019.12.24


       过火林

十二年前,在红花尔基森林
我们从高处远眺
边境线上,绿化带像一片绿色织锦
其中穿插着暗黄色的线条
那是一片过火林
当地人告诉我:火源
来自外蒙古,也许是俄罗斯
野火蔓延
被彻底付之一炬的,已无踪影
残存的就这样站立着
保持着殉难时的姿态
区别于枯死的朽木
它们站成一排又一排

烈火总是轻而易举地取胜
它的冷笑
藏在缭绕的烟雾中,层层死灰中
哀鸣的飞禽走兽中,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26 12:04)
分类: 阅读欣赏
古老的春天


一轮明月升起,村里的人围坐山坡
观看露天电影
银幕上,一个身披镣铐的受苦人
正缓步走向刑场
他的坚毅,他的悲伤
印在每一张发呆的脸上。

天上,正在发生月蚀
满地松影
渐渐变淡、消失,
我第一次感到了光阴流逝的秘密。

1996.11.10


白夜

……忆及童年,芦村,三更之夜,
池塘展开
如黑色大花。

青蛙叫喊着
到处是春暮之火;
树枝间,月亮
燃烧着它的白骨。

无名小鸟
喁喁嘤鸣
噢!万类的痴迷夜。

青龙的雾霭淡了,在东方
清晨正纠缠着升起

在强光的洪流
倾泻之前
我想扑进池塘……

扑进时光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17 18:21)
分类: 阅读欣赏
由于在知识中找不到解释,我开始在生活中探索,寄希望于我身边的人群。我开始观察像我这样的人,琢磨他们在我身边如何生活,如何处理这个把我带入万劫不复的问题。

这就是在和我有着相同教育背景以及生活方式的人身上找到的解释。我发现,要想摆脱我们目前所处的可怕困境,有四种方法适用于我们这一类人。

第一种解决方法就是无知。这种无知表现在对于生命中的荒谬和罪恶一无所知。这类人大部分是妇女,或者非常年轻的人,或者非常愚蠢的人,他们还不理解叔本华、所罗门、佛所遇到的那类有关生命的问题。他们既看不到垂涎自己很久的巨龙,也看不到啃食他们赖以生存的树枝的老鼠,只是自顾自地吮吸那点蜂蜜。当然这样的享受只是一时的,一旦他们发现了巨龙和老鼠,这些甜蜜也就不复存在了。我从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好学的,那些东西既然已经知道了,就装不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第二种解决方法就是享乐。这种享乐也就是,已经了解生命的绝望和困境之后,毅然决然地享受现在的幸福,既不理会前方的巨龙,也不看身边的老鼠,心安理得地用最舒服的方式舔食蜂蜜。树枝上蜂蜜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02 09:34)
分类: 阅读欣赏
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庸俗?
克里希那穆提

我们最难的一个问题,就是弄清楚什么东西使人庸俗。你们知道庸俗是什么意思吗?庸俗的心就是受伤的心,不自由的心,陷于恐惧、困难当中的心,绕着自己的利益打转的心,为了急速解决问题绕着成败打转的心,绕着悲伤打转的心。这样的心,到最后都会变成破碎的心。一颗庸俗的心要打破自己习惯、惯性、自由自在的生活、走动、行动,这是最难的一件事,不是吗?你们以后就会知道大部分人的心都很渺小、卑贱。

仔细看看自己的心,你会发现其中占满的都是一些小事情——考试及格、不及格、别人怎么想我们、害怕某一个人、怎样才会成功。你想找工作,有了工作,你又想更好的工作,就是这样。

你搜寻自己的心,就会发现里面都是这种渺小的、琐碎的、事关切身利益的事情。因为占满了这种事情,所以就制造出很多问题,不是吗?我们的心想用卑贱解决问题,但是,因为解决不了,就更加卑贱。依我所见,教育的作用就是打破这种思考习惯。

庸俗的心,陷在瓦拉那西窄巷,并且住在那里。它也许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欣赏
作家的学徒期
【阿根廷】博尔赫斯

诗人这行业,作家这行业,是很奇怪的。切斯特顿说:“只需要一样东西——一切。”对作家来说,这个一切,不只是一个涵括性的字;它确确实实是一切。它代表主要的、基本的人类经验。例如,一位作家需要孤独,而他得到他应有的那份孤独。他需要爱,而他得到那份被分享和不被分享的爱。他需要友情。事实上,他需要宇宙。成为一位作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成为一个做白日梦的人——过一种双重生活。

我很早就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热情》。这不是一本赞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诗集;而是试图表达我对我这个城市的感觉。我知道,我那时需要很多东西,因为,尽管我生活在一个有文学气氛的家庭——我父亲是个文人——但是,这还不够。我还需要点别的东西,而我终于在友情和文学谈话中找到它。

一所了不起的大学应提供给青年作家的东西,恰恰是:谈话、讨论、学会赞同,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学会不赞同。如此,则有朝一日,这位青年作家也许会觉得他可以把他的感情变成诗了。当然,他开始时,应模仿他所喜爱的作家。作家正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2-06 17:38)
德洛丽丝的梦

我们的存在包含着美丽
从未来世界回到西部世界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记得鲜花  人体  铺满浴缸
德洛丽丝

除非你问:接下来呢?
除非真相  经由真相来复制
德洛丽丝
 
登陆成功  正在建立链接
除非找到大海中那根重要的针
德洛丽丝
 
他们就是网状网络
他们就是群居的蚂蚁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我记得我有过去、未来、现在
德洛丽丝
 
除非你问:接下来呢?
除非一切都是代码、都是闪回
德洛丽丝
 
除非链接断开  剧情冲突
除非欢愉与残暴为伴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我记得真实的鲜血铺满浴缸
德洛丽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27 10:39)
分类: 我的诗文
虽然人人都企求得很多,但所需要的却是微乎其微。因为人生是短暂的,人的命运是有限的。——歌德

接受孤独,接受他人,如马尔克斯所说,跟孤独签一份体面的协议,带着孤独生存,各自相安。克制欲望,节制非分之想,尤其对荣誉和虚荣要有所辨析,虚荣的欲望有甚于可见的物质欲望带来的戕害。死亡是不可选择的,可以选择的是对死亡的态度。我在的时候死亡就不存在,死亡来了的时候我就不存在。正确的态度应该是贪生不怕死,活好每一天,不是活给哪个看,而是自己的意志。

只要一个人还在不停地自怜自艾,抱怨世界没有给他这个没有给他那个,那就说明此人还处于一个未成年的状态。

慢,不只是速度上的,也是方向和价值论上的“逆行”。人人都在疯狂购物以代替对幸福的把握时,我什么也不买。在贪多贪全的文学艺术时尚中,我只取一瓢饮。

我一直在倡导——也不是倡导,就是不停在啰嗦——诗要一首一首地写,一首一首一首地读,搞那么多干什么?多了就是萝卜白菜,吃多了胀气,不消化。倒过来,诗要一首一首地发,人家才能一首一首地读。诗从来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1 19:11)
诗艺
切斯拉夫·米沃什
乔亦娟译


我一直在渴求着一种更为开阔的形式 
不受诗歌和散文的要求的限制 
它使我们相互理解,而不必将 
作者或读者置于崇高的痛苦境地。 

在诗歌的本质中有着某种粗鄙的东西: 
它产生了,而我们并不知道它源于自身, 
于是我们眨着眼,仿佛一只老虎跳了出来 
站在光亮中,使劲摇尾巴。 

因此我们理所当然,说诗歌听命于一位守护神, 
然而声称他必定是位天使却有失夸张。 
诗人的骄傲从何而来令人匪夷所思, 
他们频频暴露弱点使自身蒙受羞耻。 

什么样的理性之人愿成为一座恶魔之城, 
魔鬼们操着各种语言,像在家中行事, 
并且,不满于仅仅窃取他的唇和手, 
还致力于改变他的命运,为了魔鬼的方便? 

的确,病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澳门葡萄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